• 宽恕全集观看
  • 宽恕

    主演:
    类型:
    电视剧 现代 伦理
    导演:
    年份:
    2007

肖一航和庄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肖一航是一家龙头物流公司的老总,庄敏是电视台金牌节目主持人,两人有一个女儿蓬蓬,家庭十分美满幸福。庄敏接到一个勒索电话,勒索她的是她高中时候强暴过她的老师马平原。庄敏不愿屈服,和丧心病狂的马平原斗争,但不愿丈夫知道,百般煎熬。不久,马平原坠楼身亡。事情过去,生活仿佛回复了往日的平静,谁也没想到更大的阴谋正在酝酿。

宽恕 第1集
电视台《与你对话》栏目的主持人庄敏在演播室里焦急地等候着她的访问对象。被采访者是一名叫蒋雯的高中女生,她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灌下一杯下了安眠药的饮料,之后被那人强暴了。庄敏采访她的目的,是为了提醒那些与蒋雯年龄相近的女生们,与外人接触,应存一分防范之心。对蒋雯的采访完成了,庄敏百感交集地送蒋雯离开了电视台。她本该立即与丈夫肖一航见面,为纪念她们结婚六周年,一家人共进晚餐。这时手机铃声响起,一个阴沉的男声告诉她,她的桌上有一封快件。庄敏回到办公室,果然见桌上有一封快件。她把快件打开,里面竟是高中时自己的一张祼照!庄敏惊呆了!这时手机又响了,电话里的人说,今天是庄敏夫妻结婚六周年纪念日,同样的礼物,他也寄给了肖一航。庄敏不顾一切地冲出了办公室。电视台对面的一所房子里,一双眼睛正看着庄敏冲进了自己的车,飞出大门。庄敏的丈夫肖一航是位事业有成者,
宽恕 第2集
债权债务转让公司的主管副总马平原来找肖一航,公事办完,他告诉肖一航,他是庄敏的“粉丝”。庄敏反常的种种表现让肖一航疑心起来。他从妻子的电话里听到视工作如命的妻子突然悄悄向台里请假,不禁疑团顿生。第二天,他跟着庄敏到了幼儿园,又跟着庄敏回到家,然后妻子拎着一个大包去了一家茶馆。茶馆里,马平原在等着庄敏。他不光看穿了庄敏拎着的不是现金而是一大堆报纸,而且从庄敏身上搜出了一只录音笔。之后不久,庄敏茶馆出来,跟在妻子后面出来的竟是马平原。肖一航跟在马平原身后,从他失掉弃物的那个垃圾箱里,捡到了一只浸过水的录音笔。庄敏在家里仍然像以往一样哄着女儿,但时不时却悲从中来。肖一航看在眼里,表面上如常,心里却翻江倒海。那只笔经过技术处理,肖一航听到了里面录下的声音。他愤怒了。肖一航约了马平原到会所见面。马平原刚一开口,肖一航已经一拳打得他口鼻冒血。
宽恕 第3集
庄敏对马平原突然间不再骚扰自己感到奇怪,她找到马平原,马平原得意地告诉她,她老公出面了,以后的一切只在她和她老公之间解决。肖一航开始筹钱。庄敏难过地把高中时发生的往事告诉了丈夫,肖一航对庄敏以前的遭遇深表同情。庄敏劝说肖一航,不能纵容犯罪,应该把马平原敲诈勒索的事情报告警方。肖一航摆出事实,确实证据不足,他告诉庄敏,一切在他和马平原之间解决。肖一航的助手毛毛暗地里找到了不少马平原的劣迹,肖一航亲自找当事人一一核实,并找到了马平原近期的体检报告。庄敏思前想后,决意去报警,肖一航按下了妻子,告诉她他正在寻找证据,一旦证据充分,他一定陪妻子去报警。马平原在公司里突然地位大降,自己一直经手的转让案子都被董事局撤了。他感到事情不妙。肖一航电话来了,约马平原夜里在星河大厦顶层见面。马平原急欲弄到钱摆脱面前的困境,立即答应。两个人一前一后出现在大厦顶层。
宽恕 第4集
马平原的墓前,有位女性久久站立。时间平静地过去了一段,眼看就是蓬蓬的生日了。庄敏为女儿买了生日礼物,是一双漂亮的小红鞋。来家里才一个多月的保姆向锦芳,对蓬蓬更是喜爱有加。夫妻二人对蓬蓬有这样一个充满爱心的保姆感到满意。肖一航来到公司,助理小原告诉他,新来的营销员沈卉,又为公司签下了一份大合同。肖一航对有这样得力的手下感到欣慰。电视台领导从庄敏日后的发展考虑,想提拔她做领导干部,庄敏舍不得离开自己的栏目,婉言谢绝了台长的好意。肖一帆在哥哥的公司门口遇到了批评他停车不当的沈卉,二人虽然唇枪舌剑,但对对方都同时感上了兴趣。肖一帆给肖一航送来了高学成的礼物,是一座小钟(送钟(终)之意)。肖一帆对弟弟如此人事不知感到啼笑皆非。肖一航致电高学成,正告他若是竞争就拿出真本事来,不要再玩这样的把戏。庄敏的栏目如日中天,想要在栏目上冠名的企业纷至沓来。
宽恕 第5集
在水库大坝水闸上,庄敏截住了还没跳下去的蒋雯,一番推心至腹的话语,蒋雯被深深地感动了,她走向庄敏,扑进了大姐姐的怀抱。庄敏把蒋雯送回了家,对蒋雯的父母晓之以理,蒋雯父母后悔不该伤害女儿的自尊心,一家人哭作一团。庄敏回到家里,一屋子人都已经等急了。庄敏打通了向锦芳的电话,向锦芳在电话里哭着说,蓬蓬丢了。庄敏和肖一航肖一帆赶到了市民运动场,向锦芳一问三不知。肖一航带向锦芳去报警,庄敏却执意到处找蓬蓬。夫妻二人一夜无眠。向锦芳在夫妻二人面前拼命反悔,表现得要死要活,庄敏耐心地安慰了她。肖一帆回到自己的住处,立即在网上发了一个贴子,向多方求助,发动网友一起寻找蓬蓬的下落。肖一航要去上班,庄敏与丈夫发生了争吵,她坚持一定要靠自己亲自把蓬蓬找回来。庄敏拿着几张蓬蓬的照片走了。肖一航强撑着到公司上班。庄敏捧着蓬蓬的照片在蓬蓬失踪的地方久久站立,
宽恕 第6集
庄敏回到家就躺下了,茶饭不进。肖一航想劝,庄敏还在生他的气。肖一航说对工作的态度,二人是一样的。这话激怒了庄敏,认为肖一航是在把蓬蓬走失的过错归咎于她。肖一航自知失言,急忙向庄敏道歉。这时派出所的张警官来电话,说破获了一个人贩子集团,救出好多孩子,让二人前去认领。夫妻二人失望而归。肖一航的助手毛毛查询了与马平原有关的几乎一切,只知道他早年离婚,之后再未结婚,妻子女儿早就离她而去,下落不明。肖一航本能地觉得,眼前的一切很可能是有人在算计他,并且很可能与马平原有关。有人打电话到电视台,说是知道蓬蓬的下落。庄敏立即赶到约定地点,没想到是她的一位忠实“粉丝”,把庄敏弄得狼狈不堪。庄敏跟着肖一航回到家里,也本能地感到蓬蓬走失可能是有人做下了手脚。夫妻正在争执,向锦芳买菜回来,顺口说刚买的素什锦非常新鲜,她马上把里面的蘑菇都挑出去。庄敏呆住了,因为谁也没告诉向锦芳庄敏因为过敏不能吃蘑菇。
宽恕 第7集
肖一帆与过山风见面,发现对方手里有很多孩子的照片,不禁心生疑窦。过山风以为肖一帆是想探清他的底以后去报警,命令手下的伙计把肖一帆痛打一顿。警察突然赶到,救下了肖一帆。从派出所警官口中,肖一帆才知道过山风一伙是警方早就跟踪的人贩子集团,这次终于抓获。及时报警把他救下来的人,是沈卉。沈卉为肖一帆疗伤,两人顿时好感大增。蒋雯的母亲突然打电话给庄敏,说蒋雯目前的表现十分失常,请庄敏一定帮帮她。庄敏赶到蒋雯家,了解到蒋雯一直在逃学,不跟父母说实话。庄敏与蒋雯谈心,才知道蒋雯周围的状况确实很糟。肖一航怀疑向锦芳跟马平原有什么关系,故意把马平原的照片让向锦芳看到,可向锦芳的反应很正常,她根本不认识马平原。入夜,肖一航问庄敏去家政公司请保姆的过程。庄敏回想起找到向锦芳的各个细节,却没发现有什么破绽。又有人声称有蓬蓬的下落。庄敏和肖一航赶去,
宽恕 第8集
庄敏在市民运动场也遇见了一个老人,老人的孙女就是跟蓬蓬玩翘翘板的小朋友。老人告诉庄敏,两个孩子开始玩翘翘板之后,她在卫生间里看到向锦芳在给不知什么人打电话。肖一航也在家政公司了解向锦芳的情况,发现当时是向锦芳在庄敏并没有发现她的时候主动上前跟庄敏打招呼的,之后就进了肖家。网友告诉肖一帆,网上的那张照片里蓬蓬后面的女人他认识,此人原先在一个老教授家做保姆,月入千元,可突然从那家不辞而别,弄得人家十分被动。种种迹象表明,蓬蓬的走失与向锦芳有重大关系。三个人不约而同几乎同时赶回了家里。进了家门他们才发现,向锦芳不见了。向锦芳的不辞而别让三个人大伤脑筋。肖一航认定,要想找到蓬蓬的下落,就要在向锦芳身上打开突破口。肖一帆忽然想起,他发到网上的照片,蓬蓬后面就是向锦芳。三人一齐来到肖一帆住处,他们发现,网上的贴子被人删除了。城乡结合部的一片平房前,
宽恕 第9集
高学成消失在一个村落里,肖一航不知该向何处去。毛毛十分内疚。沈卉有急件要肖一航签字,肖一航让沈卉到自己家等候。沈卉到了肖家,庄敏不知为何总觉得沈卉有些说不出来的不对劲。沈卉走后,庄敏说出了自己对沈卉的看法。夫妻二人争吵起来。肖一航耐心地向庄敏道歉,总算平息了家里的纷争。肖一航来到公司,沈卉对他表示了十分的关心,并对因为她的出现而使肖一航夫妇生隙表示了歉意。肖一航告诉她不必道歉。高学成命令肖一帆赔那个被人偷走的车轱辘,话里话外把肖一航捎着,弄得肖一帆十分恼火。沈卉为让肖一帆摆脱窘境,偷偷拿了同事的钥匙,悄悄打开修理车间的门,从里面为肖一帆弄了一个车轱辘。不想这件事被明察秋毫的肖一航发现了,沈卉咬紧牙关不说出肖一帆,肖一航生气了,告诉沈卉不必再到公司来上班了。毛毛跟定了高学成,发现他行动诡秘,并且经常买一些小女孩爱吃的东西,
宽恕 第10集
肖一帆冲到肖一航面前把哥哥了一番。肖一航得知沈卉那样做是为了帮弟弟,立刻从心里原谅了沈卉。肖一航告诉庄敏,他要请沈卉到家里来吃饭。他想在弟弟和沈卉之间做一回红娘。庄敏被他弄得啼笑皆非。肖一航当面向沈卉道歉,请她回公司继续上班。沈卉应邀来到肖家,肖一帆起初还很高兴,当他听到哥哥是想正式介绍自己和沈卉时,火爆脾气又上来了,与肖一航唇枪舌剑。沈卉坐不住,先离席而去。肖一帆立即追出门去。庄敏说肖一航太过急躁,肖一航却说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沈卉毫不客气地批评肖一帆,说他对他哥哥好意的表现太不通人情。庄敏对沈卉还是心存疑虑,总是觉得沈卉像什么人,肖一航说她太敏感了。向锦芳想起平时庄敏对她的好,非常后悔。石大海对向锦芳恶言恶语,施威之中殃及蓬蓬。一个急电打进电视台,有个男人在幼儿园劫持了一个小男孩,情况十分危急。庄敏二话不说带上同事们就冲进了现场。
宽恕 第11集
肖一航给肖一帆电话,一句哥哥需要你,把肖一帆感动了,他到了远航公司,成了公司里的一员。毛毛把寻人启示印刷出来,上面酬金一百万十分醒目。沈卉知道了这个情况,竭力安抚石大海。生怕他被肖一航的重金拉走。向锦芳偷偷买了一张电话卡,让蓬蓬给庄敏打了电话,听到了女儿的声音,庄敏欣喜若狂。但为了不让石大海知道,向锦芳扔掉了手机。庄敏再也联系不上了。庄敏立即到远航公司找到肖一航,把听到蓬蓬的声音这件事告诉了他,二人赶紧再打那个手机号码,却是一个少年接的,说这个手机是他刚刚捡到的。与此同时,沈卉知道了这个情况,立即打电话给石大海,让他赶紧离开。等肖一航和庄敏赶到石大海的住处时,石大海向锦芳已经带着蓬蓬不知去向了。庄敏在屋里捡到了蓬蓬的小手绢,上边竟然满是血迹,庄敏悲痛万分。夫妻二人回到家中,心情十分郁闷。沈卉假意安抚肖一帆,从肖一帆口中知道了他们没有见到石大海,
宽恕 第12集
肖一航带着毛毛到石大海的藏身之处细致调查,从小卖部老板那里,知道石大海爱抽一种长福牌的烟。他立即命令毛毛,把寻人启示散发到各个烟摊去,耐苦是买长福烟的人,随烟送一张启示。沈卉内心十分矛盾,她约上肖一帆一起到肖家来看望庄敏,安慰她说蓬蓬一定不会有事的。从肖出来,沈卉细问肖一帆哥俩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肖一帆告诉他,哥哥考上大学,父母送哥哥去学校,长途车翻车起火,父母把哥哥推出了车外,救下了哥哥,自己却双双身亡。从那以后,肖一帆从心底里就把父母的身亡与哥哥联系在一起了,成了一个摆脱不掉的阴影。在马平原墓前,沈卉向父亲说出了自己的困惑,她喜欢一帆,却恨肖一航。她所做的一切,都会牵连一些无辜的人。但她认为,这些伤害都应该记在肖一航头上。石大海无意之中发现了那张寻人启示,见利忘义之心顿起。他一边敷衍沈卉,一边加紧与肖一航联系,他要弄到那一百万。向锦芳表示坚决不要那些缺德钱,
宽恕 第13集
突然缉毒大队的人到远航公司来查违禁品,从举报电话上的号码看,一看便知是高学成干的。而指使高学成做这种小儿科之事的,竟是沈卉。石大海又给肖一航打电话,肖一帆把电话录了下。肖一帆回到住处,把石大海的录音贴到了网上,发动网友们对声音进行辨认。沈卉到肖一帆住处看到了这一切。她急剧思索对策。远航公司内部突然乱了起来,员工们听说公司财务上出现了大问题,工资都发不出来了。车队的司机们围住肖一航,让肖一航给大家一个保证。肖一航感到事情十分奇怪。一帮记者突然闯来,马上报纸上的风言风语就披露得到处都是,说远航公司拖欠员工工资,劳资双方势同水火。肖一航坦然面对,并安抚住了员工们,但报纸上造出了社会舆论却不可收拾了。石大海从沈卉口中听说了这件事,立即打电话给肖一航,肖一航向他保证,并想出办法让石大海相信自己支付赎金的能力。庄敏悄悄把自己积攒的首饰统统典当了,
宽恕 第14集
原助理默默地来到大办公室,在人们眼里,他已不再被肖一航重用。沈卉来到疗养院看望母亲,她问母亲当年和父亲为何要分开,母亲回答她的,除了不断地说“放开他”三个字,就只剩木讷的神情。沈卉安排了一个带孩子的去处,就去约石大海,她想把蓬蓬从石大海手里接出来。石大海一眼看穿沈卉的心思,在沈卉到来之前,带着蓬蓬又不知去向。石大海带着向锦芳和蓬蓬来到一座旧仓库内落脚,立即与肖一航联系,二人约好,第二天在滨江公园门口,一手交钱,一手交孩子。那一夜似乎特别漫长。庄敏和肖一航想像着全家团聚的那一刻。向锦芳趁石大海睡着的时候用酒瓶打昏了他,拿到了钥匙,在石大海醒来的时候砸昏了他,之后带着蓬蓬狂奔出去。石大海醒后紧追不舍,终于在滨江栈桥上追到了向锦芳。二人的撕扯争执之中,蓬蓬从他们手中脱开,不幸地落入滨江。石大海傻了,向锦芳急了。她也跳了下去。肖一航和庄敏一直等到太阳落山,
宽恕 第15集
肖一航在庄敏的病床旁边呼唤着妻子,但庄敏毫无反应。与此同时,石大海用原来给沈卉装修房子时暗地里留下的钥匙打开了门,进了沈卉的家。沈卉回来,见石大海在自己家里,怒不可遏,而石大海告诉她,蓬蓬掉进滨江淹死了,一百万也没了。沈卉大惊失色,急奔出门。沈卉赶到肖一帆的住处,等到了痛苦万分的肖一帆。看着肖一帆的样子,沈卉深深地后悔了。沈卉来到医院看望庄敏,庄敏仍像死人一般。面对自己对肖一航进行报复的结果,沈卉不知道如何才能挽回眼前的局面。石大海借机对沈卉疯狂敲诈,又从沈卉手里诈走了一笔钱。沈卉来到母亲面前,把脸埋在沈母的腿上,痛哭失声。肖一航派人打捞蓬蓬,从上游到下游,毫无结果。庄敏突然醒了,坚决要求回家,肖一航说服了医生,接庄敏回了家。庄敏回到家里,把蓬蓬的房间用白布遮盖起来,像在与过去告别。庄敏强打精神到台里上班,
宽恕 第16集
沈卉来到肖一帆的住处,用肖一帆给她的钥匙打开了门,肖一帆却不知去向。肖一航在公司里努力摆出一副挺过来的样子。沈卉情不自禁地想安慰肖一航,肖一航却对她说,人如果有能力消化痛苦,那他这辈子里面,快乐的比例就会远远大于痛苦。沈卉听了异常感动。毛毛找人画了石大海的叙述像,肖一航咬着牙命令毛毛一定要找到这个人。栏目组的李萍一直暗暗与庄敏争着主持人的位置,庄敏家里出了事,李萍正好坐到了主持人的位置上。庄敏忽然又回来了,李萍心中不满。庄敏告诉李萍,以后就由她来主持,李萍大为惊讶,同事们也十分不解。肖一航正在全力理顺公司业务,消息传来,远行广兴的车队出了大事故,车毁货焚。货主蔡老板找上门来,要求肖一航全额赔偿。肖一航一下陷入绝境。回到家里,肖一航发现妻子正在起草一份建立一个名叫“小蝌蚪找妈妈”的走失儿童救助基金会的可行性报告。他被妻子的善良深深感动。
宽恕 第17集
沈卉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她来到马平原的墓前,告诉父亲,她眼前的肖一航,根本不像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商人,自己对他已经全无恨意。石大海又追到沈卉家门口肆意敲诈,沈卉答应把钱全数付给他,从此两清。沈卉在马平原的遗像前告诉父亲,她要收手了,再也不能加害于人。沈卉到公司上班,突然接到高学成的电话,约她出去坐一坐。沈卉和高学成见了面,高学成催促沈卉,抓紧促成肖一航买船之事。沈卉犹豫了,她明确告诉高学成,她不能再帮高学成完成他的阴谋了,她已经错了一次,不能再错第二次,她要退出。从高学成身边离开时,沈卉感到如释重负。蔡老板来到远航公司,对肖一航及时赔偿货款使他脱离困境的事千恩万谢。他表示从今以后,他的生意只跟肖一航做。沈卉告诉肖一航,那副担子其实不必肖一航一个人来扛。肖一航只说了一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庄敏在四处找业界成功人士,为小蝌蚪基金会筹款,
宽恕 第18集
肖一航自己约了大风公司的老总到码头看船,等沈卉赶到,局势已不可挽回。李萍就庄敏到处筹款之事到那里打小报告,台长也感到这个问题很严重。台长找庄敏面谈,庄敏的一腔热情深深感动了台长,台长当即表示,这件事台里会大力支持,这样一来,庄敏的筹款行动就师出有名了。庄敏加快了基金会行动的步伐,儿童救助中心的老师们都非常感谢她。在儿童村里,庄敏看着无家可归的那些孩子,脑海里总是浮现出蓬蓬的影像,这让她痛苦万分。沈卉来到儿童村找庄敏,表示也想为孩子们做些事情。庄敏对沈卉好感顿生。从儿童出来后的路上,沈卉说出了自己对买船之事的担心,请庄敏出面劝止肖一航。庄敏与肖一航直言此事,提出促成和阻止这件事的,都是沈卉一个人,这让肖一航大惑不解。肖一帆在网上订了一辆二手小面包车,准备自己开一家网上物流公司。沈卉被他的执着感动,答应出手帮他。
宽恕 第19集
在茶馆,沈卉当面责令高学成把材料还给她。高学成的不屑激怒了沈卉,她把一杯茶水统统泼在了高学成脸上。肖一航看到这个情况,心里更加不满。回到家。庄敏让肖一航就联谊会的事帮她出出主意,肖一航却显得心事重重。沈卉跟肖一帆地一起时也神不守舍。但看到肖一帆已经办起了他的“风火轮”网上物流公司,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肖一航非常平静地当面问沈卉跟高学成到底是什么关系。沈卉毫不迟疑地说,当初高学成让她到远航来做内线,她拒绝了,因为她认识了肖一帆。沈卉来到疗养院,跟母亲说了眼前发生的一切,想带着母亲立即远离。东西收拾到一半,她犹豫了,因为她实在舍不得离开,她发现她已经爱上肖一帆了。母亲总是在她不经意的时候说那句“放开她”,令沈卉疑团不解。肖一帆终于有了自己的业务。网上购物者要买的任何一件小东西都让他辛苦异常。肖一帆几乎崩溃。在沈卉的开导下,
宽恕 第20集
在去计划生育委员会办手续的路上,庄敏越看表格上蓬蓬已经死亡的字眼越觉得刺眼,她最终还是没有去办手续。肖一航对此深感失望,庄敏要求他再给她一点时间。庄敏只身贸然去找德高望重的商会梁会长,想得到他对基金会的支持,但梁会长认为这不过是一些年轻人在做秀,拒绝了庄敏。庄敏失望而回。肖一航把庄敏遇到的困难看在眼里,但一言不发。李萍认为庄敏是在用联谊会的方式弄钱来帮她老公肖一航度过难关,在台里散布了不少传言。台长就这件事向庄敏询问,庄敏毫不在意这些风言风语,坚持自己的信念。台长劝庄敏再选一个人跑基金会的事,庄敏反而提出让李萍代替她继续做主持,自己把工作的重点放到小蝌蚪基金会上。联谊会准备得十分红火,但那些老板们众口一词,都说只要庄敏能请出商会的梁会长参加,他们就一定加入。庄敏不禁忧心忡忡。庄敏再次来求梁会长,得到的仍是老人的拒绝。庄敏刚一离开,
宽恕 第21集
夫妻二人在公共电话亭旁一直等候了一夜,直到天亮,蓬蓬却再也没出现。庄敏又一次陷入深深的失望之中。肖一航借路过沈卉家之机,与沈卉一起上班。路上,肖一航像是并不经意地问起沈卉上大学时的情况,沈卉似乎滴水不漏。原助理告诉肖一航,沈卉经常故意向同事说起以前经历过的事情,有时却有意回避过去的事情,时常判若二人。庄敏告诉同事们,联谊会那天蓬蓬给她打了电话,但同事们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没人相信她的话是真的,只觉得她好像因为受刺激,脑子出了什么问题。肖一航回到家中,见到庄敏开始收拾蓬蓬的房间,并给蓬蓬买了许多衣物玩具。他心底里非常难过,但不知道应该如何劝慰妻子。入夜,肖一航再次向庄敏提出再要一个孩子的问题,庄敏抱起枕头离开了卧室,睡到了蓬蓬的房间里。肖一航一脸苦涩。毛毛和手下的小兄弟们到处散发寻人启示。在一处建筑工地旁,毛毛发现有一个人久久看着石大海的画像,
宽恕 第22集
石大海发现沈卉换了锁,气急败坏。庄敏去了西峰,与当地走失儿童救助中心取得了联系。肖一帆的风火轮公司还挺忙碌,沈卉与他一起,开展了好几项切实可行的业务,帮了肖一帆的大忙。肖一帆从心里感激沈卉,但二人谁也没捅破那层窗户纸。沈卉回到公司,不见肖一航,同事告诉她,肖一航已经前去签买船合同。沈卉急急赶去,但为时已晚。沈卉不禁忧心忡忡。庄敏为孩子们买些日用品和食品,就在清点物品时,一只小手偷走了她的钱包。庄敏急追出店,但眼看着小男孩消失在了楼群之中。肖一帆顽强地送着货。在一顾客家里,他看到了一个与蓬蓬年龄相仿的小女孩,使他想起了蓬蓬,不由得难过之极。庄敏来到失窃的商店外悄悄守候,果然看到了那个小男孩。她悄悄来到小男孩身后,抓住了他正要行窃的手。孩子说自己很饿,想吃东西,所以才偷。庄敏把孩子领到一家店内,热心地给孩子点了饭菜。
宽恕 第23集
小元趁庄敏不在,从救助站逃走了。庄敏和警官来到那个院落,找到了小元。庄敏把小元的情况在台里播出了,想通过媒体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庄敏回到家里,沈卉立即来到肖家,和庄敏大聊学校里的事情。肖一航在一旁听见,暗暗想好对策。小元在救助站里不断给老师们添麻烦,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庄敏悄悄包起了他吐在桌上的口香糖。一对青年夫妇打电话到电视台,说小元非常像他们丢失了三年多的儿子。庄敏为孩子和那对青年夫妇做了亲子鉴定。肖一航与沈卉单独谈话。肖一航开门见山,问沈卉为什么大学档案上的照片为什么不是她。沈卉坦白自己并没有上过大学,她冒用了那个也叫沈卉但后来出国不归的沈卉的背景材料。亲子鉴定证明,那对青年夫妇与小元之间确实有血缘关系。青年夫妇大喜过望,但小元无论如何也不承认那是他的亲生父母。庄敏请警方配合,让小元亲眼看到警方审问那对夫妇的现场。
宽恕 第24集
饭桌上,肖一航让庄敏突然问起沈卉父母的情况,并提出双方家长应该见个面,也好把一帆和沈卉的事早些定下来。肖一帆告诉沈卉,他想等沈卉父母来了,就把结婚的日子定下来。沈卉犹豫了。但她很快就想好了对策。庄敏带着那个小女孩到医院进行了检查,大夫说这孩子的聋哑是先天的。庄敏带着小哑女到了电视台,把孩子的现状通过电视播出了,希望能帮她找到家。肖一帆在长途汽车站接到了沈卉的父母,三人一起高高兴兴地来到了肖家。一个女人打电话到栏目组,她在电话里问孩子的情况,哭着求庄敏她们把孩子收养了。庄敏赶紧问其他情况,对方却把电话挂断了。肖一航和庄敏热情地接待了夫妇二人。饭桌上,母亲聊起沈卉小时候的事情,肖一航听得非常认真。中年夫妇被肖一帆接回了沈卉家,肖一帆刚一出门,两人就问沈卉自己演得怎么样。沈卉让二人再演最后一天。假父母不打招呼,
宽恕 第25集
庄敏在肖一帆陪同下来到老和山,小哑女把他们带到自己的家门前。小哑女的母亲却不敢认自己的女儿,因为她的丈夫容不下她与前夫的残疾孩子。庄敏正告这对父母,抛弃残疾儿童会遭到社会的遣责和法律的制裁,希望他们想明白后果,法律一定会保护这个孩子的。小哑女的父母后悔了,紧紧抱住了小哑女。肖一航独自来到疗养院,谁也弄不清他到底要做什么。庄敏欣慰地离开了老和山,想到自己的女儿仍无下落,不禁悲从中来。路上,肖一航打电话给肖一帆,让他一定要带沈卉回来吃晚饭。向锦芳在一户人家做小时工,户主十分挑剔,向锦芳忍气吞声。向锦芳交不上房租,房东要赶她出门。向锦芳走投无路,只好决定把蓬蓬送回家去。到了肖家门口,向锦芳一眼看见沈卉正向肖家走来。向锦芳大吃一惊,急忙带着蓬蓬跑开了。肖一航亲自下厨,庄敏看了很奇怪。饭桌上,肖一航问到沈卉的父母,沈卉急忙敷衍。
宽恕 第26集
肖一航请来了有着丰富的船运经验的安船长,请他与自己同舟共济。安船长表示,他一定会把这第一单船运业务出色地完成。毛毛悄悄盯上了到发廊做头发的沈卉。等她离去,毛毛取了一根她的头发。肖一航来到鉴定中心,拿出沈卉的头发和马平原的血迹,要求做亲子鉴定。肖一帆来到肖一航和庄敏面前,向哥嫂通告他要和沈卉结婚。肖一航坚决不同意,说弟弟其实并不了解沈卉。而庄敏却为肖一帆高兴。肖一帆忿忿地离去。庄敏对肖一航如此反感沈卉不解,肖一航说证明一些事情需要时间。石大海又上门来勒索沈卉,肖一帆马上就要到沈卉这里来,沈卉只好把石大海搪塞过去。肖一帆来了,表示就是山崩地裂,也要和沈卉结婚。沈卉犹豫地问她,如果有一天,他发现自己没有他想像的那么好,他会不会后悔,肖一帆毫不犹豫地告诉沈卉,他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从不后悔。庄敏劝肖一航对肖一帆的事不要如此横加干涉,肖一航丝毫不接受。
宽恕 第27集
肖一帆咬紧牙关再去求哥哥接受沈卉,听到了哥嫂的谈话,他与肖一航再次冲突,摔门而出。庄敏约沈卉到她和肖一航经常前来的咖啡馆,把肖一航父母留下来给儿媳妇的玉镯给了沈卉,代表肖一帆的父母接受了她。沈卉百感交集。回到家里,庄敏把这件事告诉了肖一航,肖一航大怒,与庄敏争吵起来。亲子鉴定的结果是,沈卉就是马平原的女儿。肖一航有脑海里浮现出在此之前沈卉的所作所为。他突然意识到什么,急忙打电话命令原助理,一定要让那乘风号停下来。原助理告诉他,乘风号已经离港很远了,不可能停下来。肖一航意识到,将会有很严重的情况出现了。沈卉把庄敏给她的玉镯让肖一帆看,告诉她大嫂已经代表肖家接受她了。肖一帆欣慰地与沈卉一起来到疗养院,当着沈母的面,向沈卉未婚。而沈母却又在突然间迸出一句“放开她”,沈卉和肖一帆都想解开这个难解之谜。庄敏再次问肖一航,马平原出事那天他到底在哪儿,
宽恕 第28集
沈卉请庄敏帮她弄一支录音笔,她有话要对肖一帆说。庄敏从护士那里帮沈卉弄到一支MP3,之后离开了病房。沈卉开始录音,她声泪俱下地向肖一帆告别,之后放下MP3,又走向窗口。窗子已经被护士们锁死了,沈卉一边哭着一边用力敲砸着窗户。庄敏闻声跑进,再次制止了沈卉。沈卉恳求庄敏放过自己,她现在已经是生不如死。庄敏得知沈卉是因为被石大海强暴,才寻短轻生,庄敏告诉她,这不是她的错,她不能在自己受到严重伤害之后再继续伤害自己。庄敏讲述了一个与沈卉十分相像的女孩的遭遇,劝沈卉坚强起来。沈卉却认为庄敏讲的不过是个故事,根本不可能是真的,生活中不可能有那样的人。庄敏告诉她,这个女孩就是她自己。沈卉大吃一惊,终于安静下来。而庄敏讲述的一切,都被那只一直运转着的MP3忠实地录了下来。庄敏来找肖一帆,肖一帆正处在巨大的痛苦之中。庄敏告诉肖一帆,爱一个人,就要接受她的全部。肖一帆坚决表示,不管沈卉发生了什么情况,
宽恕 第29集
蓬蓬巧施小计,惹怒了老师,用把自己关禁闭的方式,躲开了走失儿童认领活动。庄敏应邀来到西大路求助站看望孩子们,参加走失儿童认领活动,蓬蓬一个关在禁闭室里,母女重逢的机会眼睁睁地错过了。律师给肖一航算了账,远航除了破产,别无出路,那些乘风上的那些货的货款他们根本赔不起。肖一航把房子车全押给了律师,让他变卖以后对全公司的员工们有个最后的交待。肖一航追问沈卉的下落,庄敏仍然守口如瓶。肖一航不得不告诉她,乘风号沉了,沈卉最大的阴谋成功了,而远航公司即将破产,他和庄敏将一无所有。庄敏震惊了,她立即出门去找沈卉。沈卉把自己做过的事原原本本全都告诉了庄敏,并且告诉她,因为肖一航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所以她才向肖一航报复,让他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她自己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庄敏悲愤已极地告诉她,她承担不起这些责任,乘风号沉了,远航公司已经面临破产。沈卉震惊了,她没想到恶果会来得这么快,
宽恕 第30集
肖一帆立即驱车到了老和山,果然看到沈卉正在山下。肖一帆耐心说服沈卉,把她带了回来。沈卉回到家里,默默地把自己录下的遗言贴到网上自己的博客里,她希望有一天肖一帆能够看到听到。肖一帆想通了哥哥对自己说的话,他要做一个有用的人。他来找肖一航,表示要到公司去,他要和哥哥一起,度过眼前这段最艰难的日子。肖一航大感欣慰。远航公司的员工们热烈欢迎肖一帆的到来,大家立志重振远航。高学成听说肖一帆正在开辟大型网上物流平台,想充资为主,被肖一帆严辞拒绝。肖一帆找到蔡老板,从他那里得到一笔启动经费,他要在短期内,远航的货车重新跑在各条主干线上。肖一航对弟弟的做法十分满意。肖一帆说这是那时哥哥对蔡老板做了善事的结果。肖一航说,这就叫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他坚信,庄敏为孩子们做了那么多好事,将来在找回蓬蓬的事情上,也一定会起作用的。安船长获救,在医院接受治疗。
宽恕 第31集
庄敏回到台里,与她相遇的人们都十分奇怪,不知在躲闪什么。在卫生间里,庄敏听到两个女孩的谈话,才知道自己学生时代被强暴的事已经在网上披露出来,有如重磅炸弹一般。庄敏横遭重击。她忽然消失了。肖一帆拿着报纸来到哥哥,没想到哥哥默认了。肖一帆怒不可遏,一定要追查出做下这件事的人。肖一航告诉弟弟,庄敏不会垮的,她一定会回来。乘风号上的船用黑匣子找到了,肖一帆兴奋地立即安排鉴定。肖一帆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肖一航,而肖一航却对弟弟说,要想查出事故的真正原因,只有让沈卉开口。肖一帆一下默然。庄敏杳无音讯,所有的人都在为她着急。肖一航默默来到蓬蓬落水的地方,思念着妻女。蓬蓬一个人呆在收容所里,默默地思念着母亲。庄敏踽踽独行,来到一家儿童救助站外,意外地发现了正在寻找她的蒋雯。蒋雯告诉庄敏,所有的人都在关心她,寻找她。
宽恕 第32集
沈卉来了。肖一航说出了那天晚上他与马平原见面的情况。他告诉大家,马平原用公款去国外赌场豪赌,输得干干净净之后,为了躲避追究,急需一大笔钱填上他欠下的大窟窿。这时候他想到了他的学生,那个在中学时代曾被他强暴过的女学生。他曾在这个女生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偷偷拍下了她的祼照。他认为这些照片足以使这位女学生在十三年后继续屈从他的淫威。于是他把这些底片拿出来了,要挟这位今天已经成为一名成功的电视栏目主持人的女学生,企图用这些底片向她敲诈巨款,使自己逃避法律和其他人的追究。肖一航打开带来的手提箱,马平原见到的,是一份份当事人控诉他贪赃枉法的证明材料,和他将不久人世的体检报告。马平原傻了,惊问肖一航到底是什么人。肖一航告诉马平原,自己是替老天爷来惩罚恶人的人。摆在马平原眼前最好的出路,是他立即自行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马平原是在承受不了在的心理压力的情况下,跳楼自杀的。而他的女儿,却却用非常极端的方式对自己以及自己的家庭进行了报复,
评论加载中...
0002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