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醉玲珑全集观看
  • 醉玲珑

    主演:
    类型:
    电视剧 剧情 爱情
    导演:
    年份:
    2017

西魏大统年间,奸臣当道,皇室为外戚所控制,以致于民不聊生。一直负责拱卫皇室正道的秘密组织冥衣楼被冠以谋逆之罪,遭到大肆屠杀。冥衣楼继承者凤卿尘为查明真相,忍辱偷生,幸得一身正气的四王子元凌所救。朝夕相处中,卿尘获悉四王子乃是可托天下之人,为匡扶正义,卿尘不得不隐忍对元凌早已在心中种下的深情,以冥衣楼楼主身份暗中辅佐元凌。卿尘施展平生所学,大力提倡休战事、兴农耕,并化解了元凌与七王元湛之间的矛盾,促成兄弟联手扳倒朝堂奸臣,冥衣楼也一雪污名。心怀江山社稷的元凌最终登上帝位,并锐意改革,整顿朝纲,肃清吏治,建立了大好太平盛世。

醉玲珑 第1集
天地万物皆有灵。史料记载,上古巫族各代族人善感召天地灵气,通晓天文地理,隐居于世外,是为守护皇族和天下百姓而存在的神秘一族。巫族秘境离境天内,每五年一次的执事巫女选拔正在激烈进行,由巫族大长老昔邪与桃殀坐镇。作为昔邪的弟子,卿尘一路过关斩将,顺利晋级,与冥魇,碧瑶名列前三。按规定,在最后一轮比赛中,前两名找出水源者便可成为执事巫女。此时的皇家校场上,一年一度的皇家军演正拉开序幕,诸位皇子进入军阵接受挑战,率先找到金符者获胜。四皇子元凌和十一皇子元澈突破重重阻拦获胜。可却发现锦囊中并非是金符,而是九城兵符。太子元灏,九皇子元溟和三皇子元济带着追兵将二人包围,称兵符失窃,而元凌就是偷盗者。元凌知道自己中计,为了破解此局,元凌毅然跳下离境天悬崖。
醉玲珑 第2集
皇帝元安梦中见到元凌持剑行凶刺杀自己,醒来后又见到令其极其恐惧的蝴蝶。这蝴蝶本没有多可怕,而是因为巫族使用灵力时皆化为各色灵蝶,元安弑兄夺位,虽皇权在握,可却担心维护皇室正统的巫族会对他出手。元安暗下决心除掉元凌,以绝后患。昔邪来到皇宫面见元安,以传国玉玺和先皇遗诏从元安手中保下元凌,元安答应赐元凌免死金剑。温文尔雅的七皇子元湛看似对皇位不屑一顾,但暗地里却一直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为得到皇位,他不惜暗中与暗巫联合。暗巫与巫族本同属一族,但却利欲熏心不甘隐匿,因此与巫族分离自成一派。元湛从昔邪口中得知,一直替自己培育各种奇花的巫女名叫卿尘。
醉玲珑 第3集
在巫族的帮助下,元凌成功控制了禁宫,救出元澈,他与元安当面对质,直问元安弑兄夺位之事,尽管元凌义愤气急,但他依旧念及元安抚养之情,并未杀他。元安知道大势已去,老九元溟和老三元济等人原本想借元安之手除掉元凌,好趁机夺位,此时也明白元凌登基,已再无回寰的余地。称帝后元凌以万里江山为聘向卿尘求婚,不料卿尘却拒绝了他。
醉玲珑 第4集
走在路上的卿尘被十二奇花的香味吸引来到了湛王府,与元湛相见,二人因花结缘已久,却素未谋面。卿尘惊讶地发现元湛竟让十二奇花全部逆时开放,可花房中似有暗巫的气息,正想一探究竟的她却在此时昏厥过去。因这奇花唯有圣巫女才能令其逆时开放,元湛终于确定卿尘就是巫族百年未遇的圣巫女。元湛命暗巫武娉婷就此解开卿尘体内的封印。当年昔邪和桃殀为破除"双星现风云变"的预言,将圣巫女卿尘体内的生命之花封印了起来。醒来后的卿尘只当元湛因喜好花草,而被暗巫趁机混入府中为恶,并没有过多在意。
醉玲珑 第5集
卿尘与元凌如愿大婚,为了避免秦国公之事再次发生,元凌命十一皇子元澈带兵前去守护,可元澈却发现众人早已变成活死人,元澈奋力逃脱,赶回九仪台。此时九仪台上,烟火齐放,元凌与卿尘大婚庆典举行。突然,卿尘发现烟火有异样,场面大乱,她与元凌中了烟火之毒。迷顿之际,太上皇元安缓缓走到元凌面前居然趁势撞到元凌的剑上,以自己之命让元凌彻底背上万劫不复的弑父罪名,也正好成全了七皇子元湛。
醉玲珑 第6集
卿尘进入九转玲珑阵内,满目荒芜丛生九颗灵石悬浮于空中。卿尘遂拿下一颗芙蓉石,哪知正欲抓取其他灵石时,却被玲珑使阻止,原来这九转玲珑阵中一直有玲珑使在守护。玲珑使警告卿尘,一旦开启玲珑阵身入异境,万事皆变,所有人都将视她如陌生人,而她也不可将来历告诉他人,若在规定时间内收集所有灵石,她将在这一时空消失。卿尘执意来到第二时空,落在离境天中,她发现,此时的离境天一片败落,所有人不见踪影。见到皇家张贴的告示,她才知道自己竟然回到了一年前,巫族被冠以谋逆的罪名,举族被流放,元凌此时正在边关对敌。
醉玲珑 第7集
元凌得知碧瑶等人的灵力禁制为卿尘解除,可是碧瑶等人却都不认识卿尘,众人怀疑卿尘是暗巫。与碧瑶分别后,元凌元澈回到玄甲军大营,早已是尸横遍野,主位插上了梁军的战旗。卿尘与碧瑶会合,碧瑶见她穿着梁军的战衣,又得知美牙不幸惨死,便用灵力将她捆在地上。卿尘因受伤灵力微弱,无法解开束缚,正懊恼时,见到元凌与元澈骑马而来。
醉玲珑 第8集
元澈外出为受伤的元凌找草药,小木屋只剩下元凌和卿尘。元凌身受重伤,乃是被人在饮食中下毒所致,卿尘利用金蝶为其疗伤,金蝶使二人生命同体,一人受伤,另一人也会有相同的感应。元凌判断卿尘心思有异。卿尘接触元凌胸口时,眼前再一次出现幻象,元汐举剑要杀元凌,卿尘出言提醒,元凌却不肯相信。为了替元凌清除体内毒素,卿尘将元凌泡在屋后的温泉中散毒,元凌醒来后发现自己在温泉中,便将岸上的卿尘也拉下水,二人嬉闹后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元凌心中早已明白,卿尘虽然行事出人意料,但却是真心真意为他疗伤。在卿尘为元凌敷药时,梁军杀手暗中接近小木屋,元凌收拾完杀手后回屋,发现卿尘不见了。
醉玲珑 第9集
萧绩以为自己杀了元凌,便在营中大肆庆祝。卿尘提出,为保命,自己还可以将玄甲军行军布阵的阵法默出。实则在那阵法中下了剧毒,萧绩虽然中毒,可武力上还是压制受伤的卿尘,就在萧绩要了结卿尘时,一把剑从其心口穿过,正是元凌赶来相救,原来萧绩杀的那个只不过是元凌的一个替身而已。萧绩的尸体被运回梁军大营,萧绩的弟弟萧续悲伤痛哭,决意要杀了元凌报仇。李麟假扮元湛,困于阿柴族大牢内,深夜果然有人前来想要杀人灭口。朵霞与元湛早已布置妥当,带人将刺客团团围住,可那些死士为了不透露身份竟纷纷自杀。
醉玲珑 第10集
卿尘等人被暗巫押着到了天舞醉坊的门口,正好碰到从阿柴族回来的元湛,卿尘想起第一时空元湛的所作所为,发誓这次一定不会让悲剧再重演。她故意施计为元湛所救,并与元湛当众斗乐,以琴声和上元湛的笛音,元湛被她所吸引,答应彻查天舞醉坊一案,并将昏迷的卿尘带回府。可卿尘一到湛王府,体内的毒性大发,导致她双目失明,元湛对她悉心照料,举止颇为风雅,全然没有从前那般攻于算计。她更以灵力探查花房四处,都没有暗巫的气息,卿尘颇为疑惑,元湛也知道卿尘处心积虑地进入湛王府,还四处查探,但他更好奇,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醉玲珑 第11集
得知儿子死讯的殷贵妃悲痛得无以复加,在城门外拒接元汐的尸首,她对元汐通敌叛国的罪行矢口否认,反而指认元凌才是通敌叛国的人。殷贵妃与元凌各执一词,元安不好决断,只暂时让老七元湛处理元汐的后事,元汐灵位也设在湛王府,暂不入皇族宗庙。殷贵妃与其哥哥殷监正在元汐灵前商议,此次正要利用元汐的死将元凌置之死地,为了扳倒元凌甚至不惜利用元汐唯一的骨肉元廷,二人的谈话被元汐的遗孀五王妃郑彤听见,郑彤性格软弱,畏惧殷贵妃的势力,眼看着儿子元廷被带走也不敢说话。
醉玲珑 第12集
朵霞正式入朝面见元安,一为和亲之事,二为元凌求情,元安明白朵霞心中所想,命太子元灏接待朵霞。其实元安心中也清楚元凌不可能杀了元汐,他给元凌三日时间自证清白。卿尘与元廷看见郑彤苦苦哀求元湛的侧妃靳妃,可是靳妃受殷贵妃之命,坚决不让郑彤见元廷。卿尘让元廷故意哭闹要去看灯会,元湛无法,答应让元廷与母亲一起去看灯会。而此次灯会,也正是太子元灏接待阿柴族公主朵霞的宴会,元灏与丞相凤衍之女,同时也身为宫中女官的鸾飞带着朵霞四处赏灯。殷监正为了以绝后患,派杀手暗杀郑彤,以此嫁祸给元凌。殷家的刺客围住卿尘的马车,想要对马车里的郑彤动手,卿尘以身护着元廷。元灏见市集大乱,刺客攻击的又是湛王府的马车,于是命人将刺客拿下,元凌趁机将郑彤救走。刺杀郑彤一事出现在太子宴请公主之时,此事闹得沸沸扬扬,殷家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卿尘带着元廷到了山中别院与郑彤相见,元凌却发现自己与卿尘的生死结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
醉玲珑 第13集
元凌的三日之期已所剩无几,十一皇子元澈在四处收集证据,他带人抓住想要逃走的殷素,可是殷夫人和他保管的殷家的账本却落到元湛手里。这账本乃是殷素所做,明明白白地记载了殷家的账目,是殷家贪墨朝廷官银的铁证。元凌与元湛谈判,其实他早知自己的军印为元廷偷走,也深知一切都是殷贵妃所为,可殷家代表世家大族,若是动殷家,便是对整个大魏的门阀士族对抗,届时必定是一片腥风血雨。元凌希望这一切由元湛主导,他若是出手,才能将牺牲化到最小。三日之期眼看就到,元凌亲手为元廷做了花灯,元廷在与元凌的相处中也渐渐明白元凌并非自己的杀父仇人。
醉玲珑 第14集
卿尘看着现在的元湛十分疑惑,他与上一时空判若两人,为了解惑,卿尘到离境天的藏经阁翻阅书籍,知道自己心口的那朵花正是生命之花。可她不知,在离境天的另一方,大长老桃殀等人正藏匿于此,桃殀手上的月华石与卿尘身上的芙蓉石正产生感应。冥魇等人奉命来查探,却与卿尘错过。就在这一夜之间,当时天舞醉坊获救的女子纷纷被杀,似与暗巫有关,元湛答应卿尘自己会彻查此事。可元湛的表妹,殷监正之女采倩却因殷贵妃一事来湛王府大闹一场,她一向娇纵跋扈,自小爱慕四哥元凌,在十一皇子元澈的帮忙下,将元湛的花园闹得人仰马翻后躲到了凌王府。
醉玲珑 第15集
卿尘本想今晚探一探天舞醉坊的秘密,可朵霞却女扮男装前来,包下文清的场要听她弹琴,朵霞知道元凌常来这天舞醉坊,便心生好奇,想要看看这文清究竟是何人。为了支开朵霞,卿尘与元凌商议,要朵霞与元凌打赌,谁能脱光上衣,再由卿尘涂满胭脂而毫不动摇者获胜,朵霞羞愤而走,却听木颏沙报告父王伏连筹病危。朵霞听从太子元灏的建议,若是此时匆忙赶回国,必定会被梁国知晓伏连筹病重伺机乘虚而入,反而不利于大王子夸吕稳定政局,于是决定暂且留在大魏,静观其变。
醉玲珑 第16集
卿尘到武娉婷房间搜寻,故意被武娉婷发现,掉入武娉婷设下的机关里。卿尘赫然发现暗巫利用禁术炼制人形毒煞,而这密室中,似乎还关了其他的人,卿尘企图用金蝶探知,却被强大的禁制拦了回来,卿尘只好传讯给元凌,自己身陷暗室。莫不平将双星预言告知元安,并称只有元安到天子山祭天才可化解这一预言,元安信以为真,答应前去天子山。元凌与元湛得知天舞醉坊会提前送出人形毒煞运往天子山,显然是冲着元安而去,二人兵分两路,元湛前去天子山护驾,元凌在天舞醉坊救卿尘。
醉玲珑 第17集
卿尘与武娉婷大打出手之际,元凌赶到,武娉婷自知无法逃脱,正要打开密室的门时,却来了一个黑衣人,将密室中的人掳走,卿尘看出正是被囚禁的师傅昔邪,可是差一步让那人逃走。元澈带人审讯武娉婷等人时,一个陌生女子救走武娉婷,二人跳下水井脱身。卿尘在井边捡到一个香囊,味道却不似武娉婷此前所给,没有害人的药物。元凌看出这个香囊曾在三皇子元济那见过,便决定去元济那问清楚。
醉玲珑 第18集
元凌得知卿尘又搬回了湛王府,用灵力为元湛疗伤,便表示自己也要住进湛王府,亲自照顾元湛,元湛将其安排在离卿尘房间最远的东北角厢房,元凌见卿尘与元湛默契十足,心中不是滋味。元济思虑再三后,来凌王府找元凌,道出香囊的真相,那香囊本是儿时一个叫久儿宫女送给他,可是久儿失踪已久,没想到如今竟重见此香囊。卿尘托元凌彻查久儿,碧血阁则由桃殀帮忙探查,便只剩下凤家尚且形势不明。卿尘听闻凤凤家的女儿手腕上都有一个刺青,因此决定利用刺青伪造身份,化身凤家失踪的女儿,从而进入凤家。冥魇用灵力为卿尘探知凤鸾飞手腕上刺青的模样,卿尘以金蝶照样在自己手腕上绘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蝴蝶刺青出来。在湛王府中,元凌处处打断她与元湛,卿尘知道元凌的心意,暗下决心要远离元凌,避免错误重演。她故意与元湛琴笛合奏,十分融洽,元凌不明卿尘对自己到底是何用意,懊恼中离开了湛王府。
醉玲珑 第19集
元澈的调查毫无结果,连卿尘的来历都无法探知,元凌深夜来找卿尘想要问个明白,可卿尘却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元湛,对元凌没有半分情意,元凌忍不住吻了上去,被卿尘打了耳光。元凌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转而落寞而去。元湛向元安求得天舞醉坊,本欲送给卿尘,以改作医馆。可元凌却暗自向元湛要来钥匙,决定自己来改造天舞醉坊,他与卿尘之间没有了可能,但他还是想为卿尘做最后一件事。朵霞与元灏面见元安,表明她与太子之间没有男女之情,朵霞看上的,是元凌,元安答应朵霞成全二人。
醉玲珑 第20集
为了接近元溟,卿尘借由答谢元湛改造天舞醉坊之机,提出为众人献舞,还原众皇子宴乐图。聚会上,鸾飞与元灏于书房私会,被卿尘撞见。卿尘跳舞时,十二元漓认出她就是开启九转玲珑阵的人。醉酒的元溟将卿尘认作纤舞,上前欲抱住卿尘,被众人拉开。卿尘故意露出手腕上的蝴蝶刺青让鸾飞看到。闹剧之后,朵霞当众宣布,自己喜欢的是四皇子元凌,元凌果断地拒绝了朵霞的心意,朵霞却坚信总有一天他会爱上自己,卿尘假装对此事毫不在意。宴会上卿尘手腕上的刺青被看得清清楚楚,离她的计划已经越来越近了。元湛的侧妃靳妃将象征着湛王妃的玉佩交给卿尘,请卿尘嫁入湛王府,卿尘拒绝。
醉玲珑 第21集
天舞醉坊已经被改造成医馆牧原堂,卿尘来向元湛告辞,将买下天舞醉坊的银子和玉佩还给元湛,元湛提出挽留,向卿尘表明心意,卿尘拒绝了元湛的深情。认出卿尘的玲珑使元漓深夜来牧原堂偷袭卿尘,被卿尘所伤后,落下玉佩逃走。卿尘奇怪究竟是什么人会有此灵力,冥魇却道这个玉佩是元漓之物,卿尘请冥魇查清楚元漓是个什么样的人。元凌知道卿尘一心想入凤家,他本想阻拦,却被太子元灏以和亲之事拖住,元灏询问他对朵霞公主和亲一事究竟作何打算,他道自己已经拒绝了朵霞。十一皇子元澈赶去凤家,也没能及时拦住凤相。原来卿尘早就请元湛相助,这一切都是元湛暗中安排的。在湛王府中,凤衍见到卿尘手腕上的刺青痛哭流涕,当即确认卿尘就是他丢失的二女儿,父女相认。元凌眼看着无法阻止卿尘,只好顺水推舟,让卿尘把案子查清楚,自己则在暗中保护她。
醉玲珑 第22集
梁国萧续得知大魏意与阿柴族和亲,两国结成联盟,决定向阿柴族边境增兵五万,向阿柴族施压。朵霞知道阿柴族不敌梁国,更加下定决心要与魏国和亲,要是没有魏国的支持,阿柴族内各个部落又兵力分散,很快就会被梁国吞并。桃殀命巫女碧瑶等人来牧原堂给卿尘帮忙,卿尘也顺利进了凤府。她从侧面打听鸾飞与太子之事,可鸾飞却称自己是御前女官,二十五岁之前不得嫁人,二十五岁之后也不得与皇子谈婚论嫁。元湛送来许多礼物恭贺卿尘回府,甚至将卿尘在湛王府睡的床榻都搬了过去。卿尘暗中潜入纤舞的房间,却发现了鸾飞与九皇子元溟的私情,明白鸾飞真正爱慕的是元溟,对太子并非真情,只是元溟设下的美人计,接近太子不过是她和元溟的阴谋。
醉玲珑 第23集
元凌见元安,称自己已经拒绝了朵霞的和亲,元安大怒,称元凌这般轻率,会陷大魏于阿柴族和梁国夹击的险境中,于是罚元凌跪在致远殿前。朵霞已经知道元凌对自己无意,和亲之事无望,准备启程回阿柴族,卿尘却派人前来相邀。卿尘告诉朵霞,此番能解元凌之困的只有朵霞一人,请求朵霞向元安求情,朵霞答应。采倩被父亲殷监正关在家里不让出门,只好从家中翻墙逃了出来,与元澈会合,两人明白元湛如此安排用意,随即赶进宫中,为元凌求情。采倩从小爱慕元凌,认定自己必是未来的凌王妃,对一直倾心于她的十一皇子元澈倒是不放在心上,总称他为"十一傻",这次朵霞公主远道而来求和亲,她对朵霞颇有敌意。见众人都来为元凌求情,元安只好顺势答应,为元凌选妃。
醉玲珑 第24集
书中记载若以浅痕草在金戈上书写,可用奇兰的花汁涂抹,字迹就能显现。卿尘以假铜镜引来神秘的巫族大长老定水,定水与其大打出手,被卿尘所伤,破窗逃出,卿尘立即放金蝶追踪。一直守在凤府外面的元凌和元澈见有人从凤府逃出来,忙追了上去,却一直追到禁宫,那人飞进了宫里。元凌向元安请求彻查皇宫,元安应允。深宫之中,定水,也就是如今凌王的生母莲妃,被卿尘所伤,灵力无法再维持莲妃的容貌,渐渐变回了定水的模样。原来定水在刀山火海阵中假死,换成了莲妃的容貌入宫成为了先帝的妃子。当年在佛堂,皇后正是发现了这一秘密,所以才被她灭口。莲妃到密室看被囚禁的昔邪,昔邪也猜到莲妃就是定水,她作为暗巫首领藏身宫中,她才是导致巫族覆灭的罪魁祸首。
醉玲珑 第25集
殷采倩缠着元澈让他带她去见朵霞,她一直心系元凌,对这么一个异族公主十分排斥。采倩挑衅般地与朵霞大打出手,却被朵霞轻而易举地制服。元澈笑她小孩子脾气,却又心疼她被朵霞打伤了手。卿尘与元溟在海边相见,其实她已经知道元溟与暗巫有所往来,为了一起找出杀害纤舞的真正凶手,两人结成同盟,元溟答应向父皇请求在宫中佛堂为皇后设祭。元漓被冥魇带到天子山,卿尘揭发元漓就是玲珑使的身份,元漓答应帮卿尘一起寻找其他的灵石。
醉玲珑 第26集
元澈带着采倩来到离境天,二人打打闹闹小心翼翼进了离境天密林。采倩被满天的萤火虫吸引,可是却不合时宜地表示想要和四哥一起来,元澈赌气离去。莲妃得意地向被囚禁的昔邪展示自己复制的定水,她已被紫魂晶所掌控,所思所想都与真正的定水无异,明日将由她来替自己洗脱嫌疑。元凌为卿尘带来爱吃的点心,卿尘叮嘱元凌务必注意自己的安危。元凌走后,元湛来找卿尘,他交给卿尘一个玉笛,明日御林军中元湛的人见到此玉笛,就会知道要保护谁,卿尘面对元湛的一片深情,很是为难。
醉玲珑 第27集
桃殀皆以为昔邪已死,可卿尘心口的生命之花却没有掉落,卿尘心存疑虑,但为了不让桃殀空欢喜一场,她决定确定后再告诉桃殀。巫族一事已经真相大白,可是元安依然无法容忍榻旁有他人酣睡,他唤来九皇子元溟,让他设计全面剿灭巫族。元凌安然醒转,在生母莲妃暗中灵力的治疗下已经日渐恢复。卿尘知道自己曾说了很多伤害元凌的话,现在哪怕自己回心转意,元凌也不一定愿意接受。可元凌坚定地表示要永远和她在一起,不管是否会带来灾难,卿尘终于卸下心防,决定与元凌在一起,与命运对抗。
醉玲珑 第28集
元凌来到牧原堂,与卿尘在阁楼上玩闹。卿尘沉沉睡去,元凌在一旁画卿尘的画像。眼见窗外有风,元凌怕卿尘着凉,便想生火却弄得一屋子烟,把卿尘呛醒。元凌一时嘴快,卿尘明白天舞醉坊其实是元凌帮她改造的,他默默为她做了很多,可是她都不知道,因此更加感动。元溟与武娉婷暗自庆幸暗巫长老已经被除,自认为暗巫一脉已经掌握在元溟的手里。武娉婷对元溟示爱,元溟却冷漠地表示自己心中永远只有纤舞一人。元安召见桃殀,表面上勉强承认了自己当初的错误,为巫族平反,并宣告从即日起,正式为元凌选妃。
评论加载中...
00022252